欢迎光临贵州省统计局!
贵州民宿发展情况调研报告
信息来源:省统计局贸经处    发布时间:2021-12-03 18:26    

贵州民宿发展情况调研报告

近年来,在贵州省委省政府坚强领导下,全省上下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贵州重要讲话精神和对贵州旅游业发展的重要指示要求,始终把旅游业作为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的重要战略支撑,不断丰富旅游生态和人文内涵,“十三五”时期,旅游业实现持续快速发展,为全省打赢脱贫攻坚战作出了重要贡献。民宿作为旅游产业供给端的一种新兴业态,其健康发展对贵州旅游、乡村振兴都具有积极推动作用。为深入了解贵州民宿产业发展现状和存在问题,贵州省统计局组建调研组,对省内部分重点民宿进行了实地走访调研,形成调研分析报告。

一、民宿的概念

民宿是指利用当地闲置资源,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从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行业分类》(GB/T4754-2017)上看,民宿服务指城乡居民及社会机构利用闲置房屋开展的住宿活动和短期出租公寓服务。从国家文化和旅游部《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上看,旅游民宿指利用当地居民等相关闲置资源,经营用客房不超过4层、建筑面积不超过800平方米,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根据所处地域的不同可分为城镇民宿和乡村民宿。乡村旅游民宿主要指在乡村环境内,民宿经营者利用自用住宅或当地闲置房屋,结合当地的景观、人文环境、生态及乡村旅游资源等,通过民宿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乡野生活的住宿处所。本文中的“民宿”范围为《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中的“乡村旅游民宿”。

二、贵州民宿发展基本情况

贵州旅游资源丰富,气候生态怡人,民族民间文化多姿多彩,四通八达的交通条件引来了四面八方的游客,近年来全省旅游业实现快速发展,贵州民宿已具有一定规模。全国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显示,2018年贵州省共有住宿业法人单位4946家,其中“民宿服务”法人单位有142家(限额以上法人单位1家),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4830万元,占全省住宿业法人企业营业收入0.5%。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民宿行业再次进入洗牌时期,部分自有物业、民宿品牌连锁等抗风险能力较强的民宿得以存活下来。同时,随着近年来民宿发展模式的不断创新,精品民宿逐渐出现。截至2021年9月底,全省“民宿服务”限额以上法人单位有8家,1-9月实现营业收入3037.9万元。从民宿分布看,贵州民宿分布不均衡,主要集中在一些如黄果树瀑布、梵净山、万峰林、百里杜鹃等省内重点著名景区及传统少数民族旅游村寨附近,其他区域分布较少。从民宿发展情况看,各市(州)民宿发展情况不一,部分市(州)出台系列扶持政策,乡村民宿产业发展较好。从民宿经营情况看,经营主体主要为个体户和法人,其中个体户占60%以上,民宿经营受季节性和假日性影响较为明显。

(一)精品旅游民宿逐步涌现。贵州乡村民宿发展初期,主要是以乡村农家乐为主的一种简单住宿形态,只能提供一些简单的餐饮和住宿服务。后来随着乡村旅游的不断发展,各地依托丰富多彩的文化旅游资源,一些精品乡村民宿逐渐出现,形成一定品牌,有力促进了乡村民宿产业发展。如贵阳市朵哩花园民宿和美岸居舍酒店、安顺市匠庐·村晓和尧珈·凡舍悬崖民宿、黔南州群峰之上客栈、铜仁市树蛙部落和梵溪小院、毕节市花都里化屋精品民宿、六盘水野玉海天空之恋酒店、黔西南州峰兮半山客栈等贵州十大特色民宿;贵阳市寻篱原舍、遵义市苟园、安顺市匠庐·阅山、铜仁市姑苏小院等一批贵州特色民宿;遵义市青瓦房客栈、安顺市旧州客栈、黔南州妙田吉市等一批贵州省长征路上好民宿。这些精品民宿,入住率较高,受到省内外游客的青睐。同时,目前省内还有部分精品民宿正在建设中。

(二)民宿发展模式不断创新。贵州通过近几年不断探索,乡村民宿在发展模式、机制等方面不断创新,有力助推了乡村民宿产业发展。部分地方通过统筹乡村闲置资源,创新民宿发展合作模式,推动农民增收。如铜仁市牙溪村,以苏州对口帮扶铜仁为契机,引入优质旅游集团,通过租赁方式,将该村99栋闲置的老旧民房装修改造为精品民宿(一期改造已投入使用65栋),对村寨田园景观加以打造,建设“民宿农业”牙溪农场文旅综合体,实现由“景优、村空、人闲”向“村寨变景区、村民得实惠、就业有平台”转变。毕节市依托得天独厚的乡村旅游资源优势,重点推进以市、县两级平台公司为建设、营销、运营等为主体,利用“互联网+农旅+共享经济+众筹”模式,引入社会资本或私人资本共建休闲度假民宿。安顺市高荡村,是一个有着600多年历史的传统布依古寨,民族文化传承丰富,毗邻黄果树大瀑布和龙宫两个5A级景区,有着发展乡村旅游得天独厚的优势,镇宁自治县充分挖掘高荡村文化历史底蕴、环境资源禀赋和区位优势,引进贵州中青旅,牵头省内多家著名旅行社,组建成立旅游公司,通过划清“三方权责”,引进战略合作,委托公司经营,将高荡村打造成为集文化传承、民宿体验、生态观光、休闲娱乐为一体的古寨旅游景点。

(三)民宿品质逐渐得到提升。近年来,贵州高度重视乡村旅游发展,加快推进全省旅游标准化建设工作,出台了《贵州省乡村旅游村寨建设与服务标准》《贵州省乡村旅游客栈服务质量等级划分与评定》《贵州省乡村旅游经营户(农家乐)服务质量等级划分与评定》等,民宿在硬件设施和服务质量等方面得到了较大提升。部分市(州)针对乡村民宿发展出台扶持政策和管理办法,有力支持乡村民宿产业发展,民宿品质得到进一步提升。如2020年10月安顺市出台了《关于鼓励和促进全市旅游民宿规范发展的实施方案》,从政策上最大限度地给予民宿业支持,力争通过五年时间,打造一批适应市场需求的差异化、个性化旅游民宿体验产品,培育一批特色鲜明、拥有较强市场影响力的本土民宿品牌,促进乡村振兴和富民增收。

(四)经营受季节性假日性影响较大。贵州地处云贵高原,平均海拔1100米,山地居多,气候温暖湿润,8月份最热,1月份最冷。由于大部分旅游景点受天气、季节影响较大,因此贵州民宿淡旺季明显,民宿收入主要以节假日为主。乡村民宿经营主要集中在5月中旬至10月之间,营业时间最多的三个月为7月、8月、9月,旺季天数100天左右,冬季游客较少,游客入住时间一般都在周末和节假日。调研了解,大部分民宿节假日平均入住率达80%以上,非节假日平均入住率不到30%,全年入住率30%左右。20%左右受访民宿表示当前盈利状况较好,50%左右表示盈利状况一般或持平,30%左右表示亏损。

三、贵州民宿业发展贡献

乡村民宿作为发展乡村旅游和推动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对当地用工就业、农民增收、扩大消费等方面都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对改善周边居住环境、卫生、绿化方面都有一定贡献。

(一)拓宽就业创业渠道。大部分民宿业就业门槛低,劳动力包容性强。一般劳动者可以很快适应从事民宿经营,部分临时聘用人员可利用空余时间从事民宿有关工作,增加劳动力就业。据调研,大部分民宿主要在当地招聘用工,根据民宿规模每家从几人到几十人不等。部分以家庭为主体的自主创业经营模式,根据民宿旺季和淡季情况,采取长期合同和钟点协议的方式为当地增加了就业岗位,促进剩余劳动力就地就业。

(二)带动城乡居民增收。民宿不仅满足了住宿消费需求,而且带动了休闲、餐饮、娱乐、购物等相关消费需求,为大量务工人员提供了增收机会。调研了解,民宿住客的消费支出除了住宿外,还会用于当地的餐饮、购物、娱乐休闲等,约八成左右住客会参加当地的文化类活动。住客的餐饮娱乐消费为当地人提供了很好的增收机会。民宿业的发展增加乡村人口就业,提高了乡村人均收入水平。

(三)扩大消费需求。大部分乡村民宿都是集聚在风光秀美的风景名胜区周边,景区旅游火爆带动了周边民宿的快速发展,当地居民充分运用自身资源,一定程度上将当地的“饮食、住宿、出行、购物、娱乐”等融合在一起,对周边产业的消费带动产生了一定集群效应。随着全域旅游的进一步发展,地方环境、交通等配套也加快跟进,双休日、节假日随着民宿客房入住率提高,带来了稳定的消费客流,同时促进了娱乐、饮食、购物、文化等消费升级,有效拉动了村民自产的绿色蔬菜、特色水果、肉禽蛋鱼等本地农特产品的销售。

四、贵州民宿业发展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一)缺少总体统筹规划。当前全省尚未就民宿发展出台相关规划,没有对民宿以及民宿相关旅游配套产品、设施等进行统筹谋划,民宿分布零散,未形成具有相当规模和较高知名度的民宿集聚发展区域,民宿经济基本处于自我发展状态,大部分民宿属于村民利用自己的空房自发经营,同质化严重,在遇到疫情等不可抗拒冲击下,抗风险能力弱,容易被市场淘汰。

(二)监督管理体制不完善。贵州民宿的发展正处于初级阶段,在市场快速升温的同时,品质参差不齐。全省民宿业发展缺乏行业规范和标准,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无法在制度和规范上进行有效的监督管理。目前除了在部分景区的民宿纳入了景区或公司管理外,大部分民宿管理不够规范。如部分民宿企业为吸引消费者眼球,虚高报价,但又无法提供相应等级服务,导致游客体验感不佳。个别地方民宿准入门槛低,部分村民以自建房自主改造经营,缺乏专业系统设计,导致相关服务配套不完善,加之民宿业与住宿业界限不明,很多经营规模小的民宿经营户尚未纳入公安管理系统进行管理,部分间歇性营业的民宿甚至尚未办理经营许可证,因此,监管制度不完善,卫生、安全等方面制度欠缺。

(三)缺乏特色和文化内涵。民宿在市场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其有别于酒店的体验感和主题性。据调研走访,目前贵州除部分精品民宿外,大部分乡村民宿只是传统农家乐的升级版,只注重对硬件升级,不注重对当地民俗文化、风土人情挖掘,不少民宿身在乡村,但田园意蕴已经荡然无存,缺乏贵州农村地域特色和文化内涵,商业化色彩浓厚,缺乏有文化“民味”的民宿,民宿的体验感差,同质化突出。人们在乡村体验的民宿与城市酒店并无较大差别,感受不到乡村特有的风情与文化。

(四)基础设施不够完善。贵州的乡村民宿基本都建立在风景秀美、远离城市喧嚣的风景名胜区周边,受地理条件限制,区域内基础配套设施建设不完备。如部分道路交通狭窄,有的甚至是单行道,每逢节假日交通拥堵,部分山区路段冬季雨雪湿滑,进山下山困难。部分景区不通公共交通,降低了无车游客选择乡村民宿意愿。同时个别地方还存在通讯信号较弱、水电供应不够稳定、医疗救护不及时、购物距离较远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游客留宿时间,降低重游率。

(五)从业人员素质偏低。由于乡村民宿一般位置偏远,大部分专业性的人才不愿进山,除少部分精品民宿的管理者是拥有较高学历的新一代经营者外,大部分民宿的经营者还是以景区周边当地居民为主,他们大多数只靠个人经验办民宿,缺乏专业的营销管理经验,不了解相关的规范要求,服务意识和服务品质不高,缺乏对民宿文化内涵的理解,没有文化情怀和故事,难以满足当前多层次民宿旅游消费者的服务需求,不能对游客产生吸引力。同时,民宿行业季节性分化严重,淡旺季明显,从业人员流动性大,大多数从业人员是当地居民,未受过相应的专业职业技能培训。

四、促进贵州民宿业发展的建议

(一)注重产业发展规划引领。按照全域旅游发展战略,充分利用自然资源、气候资源、旅游资源等资源禀赋优势,结合产业发展条件、乡土人文风情、民族民俗特色,进一步研究制定民宿产业发展的布局规划,切实解决当前乡村民宿主题不突出、发展不平衡、同质化明显等问题,分区域打造自然生态型、文化体验型、休闲愉悦型、美食体验型、健身养老型等特色各异的主题民宿,逐步形成梯次配置合理、规模集聚适度、特色主题鲜明的乡村民宿发展格局。

(二)推动乡村民宿规范提升。完善民宿标准体系建设,强化乡村民宿管理,促进民宿建设与自然环境融合,达到自然、建筑和人三者间的和谐统一,与周边环境相适应。充分体现当地的生活特色和乡情民俗,突出农业体验、户外运动、休闲养生、民俗风情以及文物古迹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及保护等不同主题,形成差异化发展及多形态的现代乡村民宿。积极推动乡村民宿品牌培育,打造地方区域品牌、产品系列品牌和特色民宿品牌,提升本土品牌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加快乡村民宿发展质量和经济社会效益全面提升。

(三)强化民宿地域文化特色。以“重个性、慢生活、深体验”为导向,坚持“特色化、差异化、品质化”发展,通过新建一批、培育一批、规范一批、提升一批,推进乡村民宿转型升级。着力推进文化创意设计,建成一批有故事、有体验、有品味、有乡愁的乡村民宿。以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导向,逐步形成乡村民宿、城市民宿、古镇民宿、农家民宿、山居民宿、民俗民宿等乡村民宿产业发展体系。

(四)完善相关配套基础设施。加大乡村民宿与周边景区、城区的路网建设,完善水、电、网络信号以及公共基础设施方面的建设,让消费者能够既拥有宁静的假期又不远离城市生活的便利,提升民宿的整体形象与竞争力。一是要加大对农村路网、水电设施、通讯设施、停车场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给游客提供便捷的出行保障,让游客愿意来,来了多游玩几天,在民宿住得下来。二是要解决部分景区不通公共汽车的窘境,建立完善的公共交通网络,让无车的游客也能来得便利,游得安心。

(五)加强民宿行业相关培训。完善民宿行业的服务标准。借鉴经济发达地区的民宿经营方式,建立民宿行业协会,提供平台相互交流学习,定期组织开展民宿业主和服务人员到民宿示范点交流学习。此外,积极对接职业院校,定期举办各类专题培训班,加强民宿经营者和从业人员在经营管理、服务礼仪、营销策划、烹饪技术、食品卫生、安全防范等方面的培训,经常性组织民宿协会成员参加行业知识培训,不断提高民宿从业人员综合素质。推动星级酒店与民宿结对互助,由酒店对民宿开展专业指导,民宿服务人员到酒店轮岗锻炼,进一步提高贵州民宿的整体服务水平。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贵州省统计局
网站标识码:5200000070
 
黔ICP备19000889号-2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2144